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安庆股票配资
当前位置:首页 > 安庆股票配资

安庆股票配资:恒丰银行乱象不止:再次躺枪私募基金、员工现离职潮

时间:2019/3/7 18:09:55  作者:  来源:  查看:124  评论:0
内容摘要:  作为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之一的恒丰银行,其因前期高管私分公款,挪用银行资金430亿元搞“私有化”、行长不知情被免职等一系列奇葩闹剧而造成的不良影响,依旧在持续。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恒丰银行前员工表示“该行正面临一波离职潮”,“公司管培生基本都走了,金融市场部门也走光了,...

  作为12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之一的恒丰银行,其因前期高管私分公款,挪用银行资金430亿元搞“私有化”、行长不知情被免职等一系列奇葩闹剧而造成的不良影响,依旧在持续。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恒丰银行前员工表示“该行正面临一波离职潮”,“公司管培生基本都走了,金融市场部门也走光了,其他部门也一样,大批大批的走,因为没有什么业务”。

  要知道,早在2015年恒丰银行的资产规模便已过万亿。如此量级的银行却没有业务可做?实在令人不解。难道,两年前一系列地高管乱象所产生的影响还在持续?

  值得关注的是,这边被曝离职潮,那边又被曝出恒丰银行再次踩雷私募基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2018年下半年终于平静下来的恒丰银行在阳春三月来临之际又要掀起波澜了?

  深陷私募基金托管泥沼

  先从私募基金“政信1号温州公路”说起。

  据相关报道称,在去年7月,“多多理财”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杭州公安局上城分局受案侦查,该公司实控人李振军失联。据了解,李振军是投融谱华资产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由此“政信1号温州公路”私募基金陷入“瘫痪”状态。

  而在近日,私募基金“政信1号温州公路”管理人投融谱华资产实控人跑路,导致仍在正常运作中的私募基金到期也无法将投资收益打入投资者账户,原因在于投融谱华资产无法发动收益分配指令至托管行恒丰银行。而作为托管行,恒丰银行如约“躺枪”。

  报道显示,目前,在该私募基金投资者交流群中,已聚集着超过80位投资者。2月1日,“政信1号温州公路”投资者在《大众证券报》上刊登召集投资者大会公告,会议时间为3月4日上午10点,在上海开平路88号恒丰银行大楼。“政信1号温州公路”的项目助理表示:恒丰银行有义务召开会议。

  之后,该私募基金的融资方温州国丰汇融控股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我司作为政信1号温州公路私募投资基金产品的融资人,于2017年4月至2017年9月收到各位投资者的投资款,…,募集资金已全部投资到温州市洞头至鹿城公路龙湾永中至海城段二期(经开区段)政府道路工程项目的建设中,项目运作一切正常。本公司承诺依《政信1号温州公路私募投资基金基金合同》如期兑付产品本息。”但是,截至目前,投资者仍未收到投资收益款项。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在私募基金管理人无法正常履行职责的情况下,托管银行要按照基金法和基金合同的约定,切实履行共同受托职责,通过召集基金份额持有人会议和保全基金财产等措施,尽最大可能维护投资者权益。

  不过,也有专家指出,对于非常态下的基金运作,应遵从法律规定和合同约定,不能过分突破法律设定的基金管理人和基金托管人的职责界限,让托管人承担过重的基金管理职责。

  引人关注的是,早在去年6月29日,阜兴系私募基金出事、实控人朱一栋被曝失联时,恒丰银行作为托管银行之一,也被牵连其中。

  闹剧影响持续  恒丰银行现离职潮

  正所谓“祸不单行”,就在近日,又有恒丰银行前员工对媒体指出,“目前公司管培生基本都走了,金融市场部门也走光了,其他部门也一样,大批大批的走,因为没有什么业务。”

  然而,据年报数据显示,恒丰银行的资产规模增速是相当迅速的,从2007年前的不足1000亿,到2015年突破1万亿,用了不到十年的时间。

  一家资产规模过万亿的银行却因为没有业务可做现离职潮,不得不令人产生疑虑。莫非恒丰银行前期高管所制造的一系列闹剧,影响还在持续?

  值得注意的是,行长要参在具体查阅恒丰银行历年年报时发现,恒丰银行的资产规模呈几何级增长的时间段正好与蔡国华任董事长的时间相吻合。所以,事情还是要从2013年说起。

  2013年12月,蔡国华开始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自此一场“旷古大戏”便开启了。

  据行长要参了解,在担任恒丰银行董事长的三年后,也就是在2016年5月,多家媒体相继报道了恒丰银行高管私分公款的情况,称该行董事长蔡国华一人独得3800万元(税前7000万元)。自此,一场奇葩大案揭开了帷幕。

  2016年9月,恒丰银行原行长栾永泰公开证实分钱一事属实,他自己拿到了2100万元,后又实名举报董事长蔡国华违规运作员工股权激励机制,违规控制恒丰银行。

  随后,恒丰银行高层召开董事会,要求全体1.1万名员工举报前行长栾永泰,并要求全员降薪50%。恒丰银行员工表示,确实要求在举报信上签字,而且不许拍照不许自留,而全员降薪50%,在媒体曝光后,并未实际开展。

  9月20日,栾永泰通过律师发布公开信和律师函,称恒丰银行《致党和政府的公开信》失实,是对栾永泰进行人身攻击与安全威胁,是一出“闹剧”。

  另据媒体报道,恒丰银行高管通过各种手法,将逾430亿元的银行受托资金借道多个外部机构,以实现对恒丰银行持股,并为调动这些资金违规支付至少近十亿资金利息,公然以“董事会占款”的名义走账。一旦运作成功,恒丰银行高管将绝对控股这家银行。

  此后,蔡国华以“舆情危机”为由,在恒丰银行内部发动报复和清洗,使得局面一度十分晦暗不明。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2013年末蔡国华从烟台副市长赴任恒丰银行董事长后,随即通过董事会决议,制定了全新薪酬标准,其中董事长一职的薪酬额度较高,大大超过了银监会《商业银行稳健薪酬监管指引》中规定的有关额度。

  2010年银监会发布实施《商业银行稳健薪酬监管指引》,明确提出“商业银行主要负责人绩效薪酬应在基本薪酬的3倍内确定”,并要求高管的绩效薪酬的 40%以上应采取延期支付的方式,且延期支付期限一般不少于3年。另外,财政部亦有国有金融企业负责人最高年薪280万元的规定。

  “业务序列里,行长最高,但年薪也只是在100万以下,蔡国华却可以按照这个决议,年薪拿到500万左右。”知情人士透露,蔡国华此举在内部争议颇大。

  2016年12月9日,恒丰银行发布公告称,免去林治洪行长职务。事件发生后,当天网上出现了一篇充满了阴谋论的文章,认为这是“野蛮人”民生系董氏围猎恒丰银行失手,认为董文标企图利用向平安银行(12.740, -0.34, -2.60%)和恒丰银行输出高管来控制这两家银行。

  2017年11月,蔡国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而在此之前,也就是在2017年7月17日-20日,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等贪污、受贿、违规出具金融票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一案。姜喜运受到检方转移银行股份7.5亿元、受贿超6000万元等多项指控,该案将择期宣判。

  一出出大戏终落幕。但是,影响却还在继续。

  乱象频出源于公司治理问题

  从姜喜运到蔡国华,两任董事长的落马,在给恒丰银行敲响警钟的同时,无疑也体现了该行“三会一层”边界不清等公司治理问题。

  “董事会架构下,除了常规的董事会委员会外,还有‘董事会层面部门’,下辖组织人力部、审计部、国内机构发展部等。而在其他银行,很少将“组织人力部”“审计部”等经营管理部门直接下设在董事会。”该行一位中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公司法、商业银行公司治理指引都有规定,但是在行里,蔡国华是董事长、党委书记,又是经营的第一责任人,全行经营管理的人、财、物、风险等都是他一人说了算。

  恒丰银行年报显示,作为行长,林治洪当时并未进入恒丰银行董事会。2015年胶东在线网站公布的《烟台市人民政府关于推荐林治洪职务的通知》显示:推荐林治洪为恒丰银行董事会董事、行长人选。

  “林治洪担任行长后,人力、财务、风险管理、后勤、审计、稽查等全部归董事长管,行长无任何权力,甚至任免一个新员工的权力也没有。”上述中层向佐证。

  另据媒体报道,栾永泰担任恒丰银行行长期间,其权力也是几乎被架空。作为总行行长,栾永泰没有具体的分管工作,没有分行行长、副行长甚至支行行长等人员任免权力。

  该行多位前高管均表示,自己进入恒丰银行在被蔡国华面试时,对方均会提出三句话,意为“表忠心”,其中一句是“忠诚于恒丰,忠诚于我”,另一句是“有没有我手机号”。

  往事如烟,回到当下。随着新任董事长陈颖的到任,也期待着恒丰银行能够拨开乌云,重见蓝天。


  资料显示,陈颖来自于监管机构,历任银监会国际部处长、副主任、银行监管一部副主任等职,2015年3月--2016年5月,任原银监会青岛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2016年5月--2018年3月,任原银监会山东监管局党委书记、局长。

  2018年3月12日-13日,恒丰银行召开的2018年工作会议上指出,恒丰银行有三大工作重点,一是始终维护恒丰银行稳定。要做好人的工作,引导全体员工心无旁骛地干好本职工作。要强化内部管理,通过加强各个环节的管理确保稳定,看好门、管好人。要积极稳妥依法处置各类案件。二是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防,就是不出现新的风险;化,就是积极化解存量风险,这项任务是2018年工作的重中之重。三是深化内部改革。要保持改革定力,搞好顶层设计,制定切实可行的改革方案,循序渐进,积极稳妥推进。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安庆股票配资)
闽ICP备12010380号